• <button id="edweu"></button>
    <strike id="edweu"></strike>
  • <label id="edweu"></label>
    <output id="edweu"></output>
    <label id="edweu"></label>

    歡迎來到邢輝學術網!

      聯系人:邢輝

      手機:13585338791

      固定電話:0519—85256699

      傳真:0519—85256699

      郵箱:13585338791@163.com

      地址:中國江蘇常州市新北區衡山路6-6號B座5樓

      二維碼

    社會傳媒

    【法治大講堂】“認罪認罰從輕”跟坦白從寬是一回事嗎?

    發布:xinghuilawyer 瀏覽:169次

      “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”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一個說法,是文藝作品中警方向犯罰嫌疑人“攻心”的政策武器。在司法實踐中,除了坦白從寬制度外,還有一項“認罪認罰從寬”制度。

     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是指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并愿意接受處罰,同意檢察機關的量刑意見并簽署具結書,司法機關在實體上依法從寬處理,在程序上依法從簡、從快處理的制度。這項制度從2016年開始在全國試點,目前已經正式成為我國刑事訴訟的一項制度。

      那么,如“認罪認罰從寬”跟坦白從寬是一回事嗎?如果被告人認罪認罰獲輕判后又上訴的,還算是“認罰”嗎?當事人認罪認罰等于放棄上訴權利嗎?本期的法治大講堂邀請江蘇圣典(常州)律師事務所邢輝律師為大家詳細解讀“認罪認罰”制度的相關法律知識。

      核心案例:女子打傷前男友的媽媽

      自愿認罪認罰,二審被判免于刑事處罰

      女子鄭某之前談了一個男友,后因經濟糾紛而分手。分手時,鄭某還欠男友一筆錢,一直未還。

      2017年1月的一天,鄭某下班步行回家時偶遇前男友的媽媽吳女士,吳女士向鄭某要錢,雙方發聲口角并相互毆打,在打斗過程中,吳某的右手手指受傷(經鑒定,損傷已構成輕傷二級)。

      第二天,鄭某經民警電話通知到案,后被行政拘留5日。當年9月,鄭某被警方抓獲。審理中,鄭某自愿認罪認罰,并提交了具結悔過書。一審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鄭某有期徒刑10個月。

      一審判決后,鄭某以一審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,并請求二審法院從輕處理。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查明的基本一致。二審法院認為:鑒于本案因民事糾紛引起,鄭某因本案已受行政處罰。綜合案件的起因、雙方爭執打斗的細節,法院認為,上訴人的犯罪情節輕微,不需要判處刑罰,遂撤銷原判,對鄭某免于刑事處罰。

      律師說法1:“認罪”實質是“認事”上訴不等于不認罰

      江蘇圣典(常州)律師事務所律師邢輝說:一般認為,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的“認罪”,是指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。

      邢輝律師認為,這里的“認罪”實質上是“認事”,即承認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實。如果被告人對犯罪事實認可,但對犯罪性質有異議(如某個被告人做了一個行為,該被告和公訴方對這個行為沒有異議,但是對行為的性質有異議,如公訴人認為該行為構成此罪,而被告人一方認為該行為構成彼罪),這種情況下,依然要認定該被告人屬于“認罪”的范疇。此外,“認罪”的具體表現形式可以是自首、坦白,也可以是當庭認罪等其他表現形式。

      “認罰”是指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真誠悔罪,愿意接受處罰。邢輝解釋說,“認罰”包括接受刑事處罰、主動退贓退賠、積極與被害人和解、預交罰金等。

      根據法律規定,被告人認罪認罰后將獲得從寬處理,因此在實踐中,適用“認罪認罰從寬”的案件,一般被告人不會上訴。自適用認罪認罰從寬以來,刑事案件的上訴率大幅降低。以廣東為例,從2017年到2019年兩年用認罪認罰從寬起訴2萬多名被告人,其中僅502人提上訴。

      在本案中,被告人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后,又以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,二審法院作出改判,被告獲得免于刑事處罰的輕判。

      在實踐中,也有被告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后提起上訴反而加重處罰的案例。一名被告一審適用認罪認罰從寬,被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。后被告人以量刑過重為由提起上訴,檢察機關同時提起抗訴,理由是,被告量刑過重為由提起上訴,屬于以認罪認罰形式換取較輕刑罰,再利用上訴不加刑原則提起上訴,認罪動機不純。因此,一審時認罪認罰從寬處理不應再適用,應對其處以更重的刑罰。結果二審法院采納檢察機關的建議,二審判處有期徒刑1年3個月。

      因此,有人認為,這個判例意味著被告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處理后,只要上訴就屬于不認罰。

      對此,邢輝律師持否定意見。“需要指出的是,對于認罰中的‘罰’的認識,不應該做機械的靜態的理解。”邢輝律師說,自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全國范圍內施行以后,一些地方司法機關錯誤地認為,只要被告人一上訴,就是不認罰,屬于動機不純。

      其實, 認罰應該是對一個量刑幅度內的認可,而不是對某個具體刑期的認可。并不是說法院判你1年有期徒刑,你就必須認可這1年徒刑。如法定刑“1年以上,3年以下”,因被告人認罪認罰,檢察機關給出的量刑建議為“有期徒刑1年至2年”。被告人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認罰,是對這個量刑幅度的認可。如果法院最終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6個月。被告人以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,且他所期待的量刑幅度在“1年以上、1年6個月以下”的,被告人依然屬于“認罰”。

      因此,從這個層面上講,被告人適用認罪認罰后提出上訴的,并非就是不認罰。

      律師說法2:認罪認罰的從寬幅度一般大于僅有坦白

      “從立法層面而言,認罪認罰是嫌疑人、被告人的一項訴訟權利,適用于偵查、起訴、審判各個階段,司法機關應當依法告知并予以保障。換言之,嫌疑人、被告人在刑事訴訟中,對于是否適用認罪認罰程序具有選擇權,至于認罪認罰后是否從寬處理和如何從寬處理,則由司法機關據實依法決定。”

      邢輝認為,根據保障被告人合法權益原則,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中,應當允許已認罪認罰的被告人有反悔的權利,且該種反悔權可在各個訴訟階段行使。

      被告人反悔只代表不再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程序,不代表司法機關可以據此對被告人從重,甚至加重處罰。

      對被告人的最終處理結果,只能依據案件的事實、證據、法律和各種情節進行綜合判定。如果被告人一開始有坦白、自首等情節的,依然要對其從寬處理。

      此外,需要明確的是,認罪認罰和自首、坦白之間,在量刑方面雖有重合和關聯,但認罪認罰從寬應當是自首和坦白之外一個新的從寬情節。也就是說,在自首、坦白法定情節予以從輕的基礎上,應再給予適當從寬處罰,以讓自愿認罪認罰的當事人享有更多的量刑“實惠”。

      司法實踐中,認罪認罰的從寬幅度一般應大于僅有坦白,或者雖認罪但不認罰的從寬幅度。對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具有自首、坦白情節,同時認罪認罰的,應當在法定刑幅度內給予相對更大的從寬幅度,但認罪認罰與自首、坦白不作重復評價。

      來源:常州晚報

    奇米|奇米色|奇米网|奇米影视|奇米第四色在线影院